《1984》中的思想控制与个体反抗

现代经典1年前 (2023)发布 adorer
68 0 0

[ad_1]
思想控制与个体反抗——读《1984》有感

《1984》是英国作家乔治·奥威尔所写的一本政治反乌托邦小说,出版于1949年,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的小说之一。小说以极端的恐怖手段描绘了一个虚构的社会,伦理、价值观、意识形态、政治等方面皆受全面管控的集权社会。在这个世界中,个体被剥夺了自由,思想被控制,任何不合时宜的言论、行为是不被允许的。借助其作为小说代表作的地位,我们可以反思自己的生活,有关人权、民主与自由,以及借此启迪自己坚守自己的信仰,获取个性的解放。下面从思想控制和个体反抗两个角度来探讨这本书的主题。

一、思想控制

首先,《1984》中的社会是一种类似极权主义的社会。这种社会对于个体的思想、行为、言语和感情控制着。小说中的大哥党(Ingsoc)通过“双重思想汇报(doublethink)”,让公民们不管拥有什么样的思想、信仰,都能够将其转化为大哥党的思想和信仰。在大哥党的统治下,人们被剥夺了所有的自由与权利,包括言论自由、婚姻自由、财产自由、职业自由等等。大哥党不仅规定了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方式,而且还通过历史重写,对过去事实进行Rewrite。由此不难看出,大哥党通过宏观手段和微观手段来达到了社会的整体控制。个体唯一的存在,就是在祭祀大哥的时候表达自己的情感(two minutes’ hate)。

其次,在这样一个社会中,大多数人的思想深深地受到了各种宣传的影响。大哥党用破译密码的方式从人民中间挑选出来一批人,进行思想控制、监视和打压。另外,跟随大哥党的红衛兵(Junior Anti-Sex League),还有一种类似组织的“老思想警察(Thought Police)”在人们的言论、行为、思想中穿梭,封锁一切不属于大哥党的观点,以保证人民思想的纯度。并且,大哥党还制造了一个虚假的敌人,称之为“黑板旗党”,用来在民众心中制造敌人与恐惧,以保证人民对大哥党的忠诚度。

最后,大哥党对于人民对实际情况的判断力、观察力、思考力进行了严重的剥夺。在“官方语言”上,一切都失去了语意,文化及知识缺如,善恶模糊,不知好坏。在“新闻”上,大哥党总是只提供对大哥党有利的情报,其他的信息都被掩盖。在“教育”上,人民受到的教育基本都是大哥党派来洗脑的。这些都恶化了每个个体的意识,使得每个人无法正常地感知认知社会。

二、个体反抗

虽然大哥党对于个体的思想与行为进行浓厚的控制,但是小说中依然存在了一些个体,他们往往表现出来抵抗大哥党的决心与勇气。

首先,个体的反抗是源于他们发现了大哥党对于人类对他们的控制,而非因为他们愿意去反叛。在小说中,温斯顿受到的戮行,他的性格和意志力都表明了他的反抗。而一些具有救世意义的人物,譬如说奥巴道、老查斯、朱莉娅,他们也同样无法满足大哥党要求他们的“宏伟目标”(fake goals)。回归到温斯顿的反抗中,他自己问自己的问题:“在我内心最深处,我已经放弃了反抗,还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呢?”温斯顿的答案自然而然就是已经放弃了。

其次,反抗的个体都有着强烈的渴望和追求。而这些渴望和追求又让他们激活回到他们真正的自我中。在小说中,温斯顿和朱莉娅的思想进程,就表明了他们不仅要反抗大哥党的统治,而更重要的是他们要追求自由和救赎。小说中的人物因为失去了自由和目标,所以对于珍惜生命没有什么感觉。他们的思想被负重之物压迫着,看重自我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。

再次,个体的反抗是半妥协、半咒骂、半拒绝。甚至在他们被囚禁的情况下,他们都不愿去妥协,而只是半妥协,半拒绝。另外,反抗个体的情感、记忆和历史感,也总是容易流淌,不难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。在小说《1984》中,老查斯和温斯顿一直保持着自己内心的纯净。二者都不愿被大哥统治着,所以从某种伟大意义上,他们是自由的。同时,他们的反抗是为了本身的独立地存在,他们咒骂过去的压迫,拒绝未来的控制,他们只信自己的先卫唤醒。

总结

阅读《1984》这个小说有一些启示,譬如人们应该坚持自己的信仰,不因周围环境的影响而改变。如何才能保留自我而保持自由,这是一个大问题。我们必须相信自己的想法,而不是常人所说的那样,全盘认可大众的判断力。我们不应该只是从属于外界环境,而是通过我们的反抗而取得自由,个体反抗正如影片中描绘的那样。

个体反抗的设置,应该是在整个社会中的极端片段之上。社会的整体性和单独性是有区别的,我们无法把个人的自由完全地与社会分离。社会的整体性是建立在个体的基础上,人类进入社会,那是对个体最大的捆绑。我们应该要以独立和反叛来寻求改变,因为这是唯一能够让我们拥有正确判断力的方法。当我们的思想自由了,这个社会便是最完美的。
[ad_2]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